主流冷cp
吃bg bl gl都吃
洁癖重,凹凸主混嘉瑞雷卡安艾丹狐all瑞all狐等
王者信邦 赢白 白狄 白妲 约策 戬吒 all策 all邦 all妲
本命 妲己 刘邦 千反田 照娇 卡卡 鬼狐
天雷对家信白邦信安雷瑞金瑞嘉嘉金
ky我看到了直接喷爆

求本qvq

求愚人草太太的昊翔本qvq
《你知道你五行缺我吗?》
qvq新旧都可以,这个本子比较早了qvq但是超想入,占tag抱歉qvq
米子的话九成新可以原价入qaq有意出本的小可爱私信我一下谢谢qvq

桃忆

是之前写的那篇 最后一夜 的后续想了想还是给了他俩一个好结局
这篇写的超水emmm
要看前面的可以去我主页翻一下
最后食用愉快

刘邦遇到韩信的时候是三月中,桃花开的正旺。

爬墙从宫里溜出来玩的刘邦,遇见了路过的韩信。

刘邦半蹲在墙上,低头看着墙下也在看着自己的韩信,一头红色的长发高高的束成马尾,铁质的护额上模糊的印出了刘邦的轮廓,一双英气的眸子正直勾勾的盯着刘邦。

姑娘?

这是刘邦对韩信的第一印象,看起来像个姑娘一样美丽。

韩信看着蹲在墙上的紫发少年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眉毛皱了皱,伸出手指向刘邦。

“唉……三皇子陛……唔……”

刘邦见韩信要喊出来,反应快的从墙上跳下去捂住韩信的嘴。

“唉唉,我可是好不容易溜出来的,你可别给我整泡汤了……”

刘邦低头看了看比自己要矮一些的红发小孩,说道。

“小姑娘家不要多事,不然我叫娘亲砍了你的头哦!”

刘邦故作凶狠的说道,韩信皱了皱眉,伸手扒开刘邦捂着自己嘴的那只手。

“我是男的。”

韩信转身正对着刘邦,眉毛微皱,看起来有些生气,他可是最讨厌别人把他认成女人的,就算是皇子也不行。

刘邦先生愣了愣,然后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围着韩信走了一圈。

“唉,真的吗,真的是个男人吗?看起来真好看唉,比娥姁还要好看唉。”

刘邦还是有些不相信的摇了摇头,韩信脸又黑了一圈,突然伸手抓住刘邦的手,按在自己胸口。

“!!!?”

刘邦愣了一下,白嫩的小脸用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刘邦立马把手抽了回来。

“你你你!你干什么!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这样!”

韩信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抓住他的手按到自己裆//部。

刘邦脸更红了几分,又立马白了脸,呆呆的看了一会韩信,用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指了指韩信,嘴巴张着你你你了半天。

韩信看到他这个反应又觉得有些好笑,便松开了他的手。

“我我我,我什么我,三皇子陛下,我可是有跟你说过我是男孩子哦。”

韩信冲着刘邦笑了笑,看起来很是温柔。

刘邦耳尖也红了起来,偏头不去看他。

“你可真胆子大……我你都敢欺负。”

韩信黑人问号

“啊?三皇子这话……我可没有怎么您阿。”

刘邦偏头不说话,韩信也没说话,两个人站了一会,墙内传来一阵脚步声。

“就是这里!刚才好像有人影从这里出去了!”

阿……是萧公公。

刘邦啧了一声,转身拉住韩信就跑。

韩信被扯的往前一倒,还好平时训练的好,不然他可能就要摔倒在地上。

两个人一路跑着跑到了一片桃林

“三皇子陛下你这是拉我去哪阿……”

“阿……啊?”

刘邦愣了一会,看到自己的手拉着韩信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跑的时候下意识的拽着韩信一块跑了。

刘邦尴尬的松开韩信,笑了笑。

“哎呀不好意思,顺手。”

韩信看了一会刘邦,笑了笑。

“三皇子真有意思。”

“阿?什么?哦对了,你别老是三皇子三皇子的,我叫刘邦,字刘季,你可以叫我阿季。”

韩信点了点头。

“嗯。”

“你嗯个啥阿?你叫什么?”

“韩信。”

“字呢?”

“重言。”

“那好,重言,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什么?”

韩信有些疑惑的问。

“我说,以后你要服从我,你是我的人啦!”

刘邦不满的重复了一遍。

这家伙,个子小小的,还挺笨。

韩信愣了愣,勾唇笑了笑,单膝下跪,双手抱拳。

“是,末将韩信定当成为您的第一大将,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助您为王。”

刘邦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把他拽起来笑着回应道:“好。”

那个笑,就像是把世上所有的温柔都吸了进去似的,让韩信一辈子都没能忘记。

或许从那一刻,又或许更早前,刚见到他那会,韩信就已经决定认他为主,为他赴汤蹈火了吧。

韩信想着,回应给刘邦了一个笑。

后来,韩信和刘邦就天天混在一块。

韩信帮刘邦溜出去,韩信教刘邦练武,给刘邦讲他的故事。

两个人就这样一起长大了,刘邦比韩信大五岁,最开始还比韩信高半头,但到后来韩信不知道怎么长的,突然就比刘邦高了一头多。

再后来,韩信真的成了刘邦的头号大将军。

帮助他成了王。

刘邦称王那晚,刘邦喝了很多酒,韩信送他回去。

倒在床上的刘邦却突然表了白。

那晚,韩信要了刘邦。

再后来

韩信为刘邦征战四方,立下战功无数。

刘邦本以为他们会就这样度过一生。

可他没想到,是他自己将韩信送上刑场

他也没想到,最后一次见面却没能和他拥抱在一起,而是狠狠的抽打他。

还有好多他都没想到

包括轮回后。

他会再遇见他。

还是在桃林。

遇见了他。

“你好,我叫韩信。”

“你好。”

END

【嘉瑞十六棒】It's Raining

拖后腿了,见谅

顾离辞要沉迷学习:

拉低水准【……】


抖乘四:



*是 @盏 太太发起的嘉瑞图文十六棒 由我代为整理发出w




*大家都非常棒!我就 拖拖后腿【




*因为时间久远有几个参与的姑娘联系不上 内容由盏代发




*阿一八预警








It'Raining 【英伦嘉x留学生瑞】




第一棒  文手 @星轨。 点我看留学嘉瑞即将同居




第二棒  画手@summer  sweet 点我看可爱嘉瑞在线同居




第三棒  文手 @顾离辞要沉迷学习 点我看活泼嘉瑞同居日常




第四棒  画手 @裸迷-- 点我看基情嘉瑞在线那啥




第五棒  文手 @抖乘四 点我看别扭嘉瑞在线淋雨




第六棒  画手 @四蓝 点我看美丽嘉瑞在线撸猫




第七棒  文手 @临渊羡鱼 点我看性感嘉瑞同床共枕




第八棒  画手 @木枝慕晚 点我看性感嘉瑞继续同床共枕




第九棒  文手 关外 点我看酒吧嘉瑞♂(盏代发)




第十棒  画手 沉鱼 点我看嘉瑞擦♂枪♂走♂火♂(盏代发)




第十一棒  文手 @盏 点我看阿一八!!




第十二棒  画手 Mortal 点我看嘉瑞一吻定情(盏代发)




第十三棒  文手 @Ary  点我看嘉瑞漂洋过海确认眼神遇上对的人☆




第十四棒  画手 绝白 点我看嘉瑞定终身(盏代发)




第十五棒  文手 阿小 点我看嘉瑞新♂婚♂夜♂




第十六棒  刹车了 告辞【x










接力十五棒
是【阿小】太太的
走评论链接

接力14棒
是【绝白】太太的

接力12棒
是【Mortal】太太的

接力十棒
是【沉鱼】太太的

lt's raining



  原本格瑞脑子里还全是对“今天好好看书别又被嘉德罗斯骗去刷题了”的思考,现在跟嘉德罗斯本人对视一眼后,被选择性压制的那种奇异感觉瞬间一股脑儿往上冒。

  好巧不巧此时又现一声慵懒的猫叫,便让格瑞无法控制地回忆起昨晚上那双眼眸,在沉沉夜幕中跳跃舞蹈的鎏金色光芒。那也许不同于单纯的猫的那种洞察和敏锐,也许还富于别的什么自己暂且不能解释的东西...so what I am thinking!?

  终于在危险时分悬崖勒马,格瑞暗骂自己竟然被一个眼神弄得魔怔。

  “早上好,嘉德罗斯。”以上是格瑞在电光火石之间对自己的深刻检讨,他觉得自己颇有种疑心暗鬼的色彩在。既然嘉德罗斯也是自己的同学之一,而自己以往和同学相处的经验也聊胜于无,那为什么自己不能和嘉德罗斯好好地愉快地相处以及共处一室呢?这样想着,他觉得着实很有效果,于是轻松地和刚醒的嘉德罗斯打了声招呼。

  “唔..早上好。”嘉德罗斯那边现在还有点睡意朦胧,不太服帖的头发唤醒了格瑞帮他吹头那晚手上柔软的触感。

  好的,让话题再次回到数学竞赛——格瑞这时认为“我现在暴躁/激动/精神得可以直接来一场数学竞赛”这种表达方式很值得考究。

  只不过研究这点没遂他的愿,嘉德罗斯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在两人都愣神一会儿后嘉德罗斯终于面有不快地接起,“?”

   嘉德罗斯没说话,而格瑞因为距离较远只能很模糊地得到只言片语的提示,像是“开学party”“今晚9点”之类的。那边一直在说些什么,嘉德罗斯愣是没给反应,脸上不耐倒是有加深的趋势,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回绝对方。

  格瑞觉得这下糟糕,照常理嘉德罗斯一定不会同意,可自己却想着趁此机会找到不再合租的理由。

  偏偏今天没照常理。

  嘉德罗斯让格瑞下车的时候格瑞还感觉挺不真实的。去之前格瑞对“哪个酒吧”“怎么去”抱有疑问,后来他才想起嘉德罗斯是英国本地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嘉德罗斯在一起时这个概念会模糊得那么厉害,如同账房查检一般考量自己到英国之后的生活,格瑞惊觉嘉德罗斯在每一段印象里出场次数之多,甚至于自己这个“外国人”在英国竟没怎么遭遇阻碍。

  沉浸在真相快要浮现的线索破解之中,格瑞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了名字。
  “嗨,你就是格瑞吧。我是隔壁经管系的TOM,听说你很久了,是和嘉德罗斯一样的大人物啊。”格瑞的思维当然毫无疑问的活跃,但是他一度怀疑自己存在社恐。

  旁边的嘉德罗斯不知是被这句话取悦了还是怎么,他嘴角带笑地揽过格瑞的肩膀,用流利的英文回了一句,“Thanks. And a cup of dry martini please.”

  格瑞当然听得懂,干马丁尼,嘉德罗斯这家伙竟然想要喝酒!?

  “你还真是来喝酒来了?到等会儿醉了我可不会管你。”

  “开胃酒而已,”嘉德罗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而且我是要让你品尝啊,远方来的客人。”
 
  这次聚会的门槛对整个年级开放,但真正到场的却远远少于那个数字。毕竟就当地学生来说,他们把学校的一切早就摸得门清,这种酒会最无意思,而从别的大陆飞来那些,大概还处于了解英国的入门阶段吧。
   
  酒吧的大厅被几个具有领导能力的学生布置得颇有点目眩神迷,灯光缭乱和自带的偏暗风格中,格瑞正被嘉德罗斯带到吧台的高脚座上准备痛饮——从聚会主要活动的中心区域到边缘。

  “嘉德罗斯!”由于穿过人群和舞池,格瑞的呼吸起伏,他看向嘉德罗斯牵着的手腕,第一次觉得身体接触竟是这样难以忍耐。滚烫而热烈,他的初中同学还这么跟他描述过情人的眼神。

  这种感觉他居然在嘉德罗斯喝酒的邀请中见识到了。

  “试试嘛格瑞,来英国不喝酒,你那古希腊古罗马的酿酒知识岂不是白学了啊?所谓实践出真知,而且如果你是因为受不了干马丁尼的话,要不换个甜酒试试?玫瑰酒也不错的。”

  这小子今晚格外能言善辩。格瑞赌气似的端起酒一饮而尽时也赌气式地这么想。入喉的那些液态物质在身体里终于暴露其本性,格瑞只感觉整个身体被烫了一下,辛辣味儿随即占据了感官。

  “你..”格瑞本想说“你在搞恶作剧吗”,结果刚一张口就被辣的咳嗽起来。格瑞觉得自己从没这么窘迫过,止不住的味觉感受直通向泪腺和另外感受器,他整张脸变得通红一片,眼睛里差不多要滚下一颗两颗泪来,重要的是他一仰起脖子就能看到嘉德罗斯那副好整以暇的模样和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光。
  见鬼吧。

格瑞从高脚凳上跳下,头也不回地径自大步走向厕所,这剧烈的动作让悬而未滴的几颗泪珠急速淌落下来,狼狈的背影帮忙坐实了嘉德罗斯恶劣的本性。
 
  格瑞后来挤出人群之后几乎是跑起来,说实话,连他自己都被镜子里那可怜人的样子吓到了。

  俯身用温水洗了把脸,只可惜这个盥洗室没有冷水,要不然可以更好地冷却一下自己。都是嘉德罗斯——

  格瑞忽然在镜子里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嘉德罗斯。

接力第九棒 是【关外】小姐姐的
  这时的嘉德罗斯和别时好像有什么区别,如果说今天早上还能把他比作慵懒灵动的猫的话,现在他更像是一种等待狩猎的肉食动物。他搭上格瑞的肩膀,继而又在镜子里与格瑞对视,慵懒的语调倒是不变分毫,“格瑞,你知道你现在什么样子吗?”
 
   “我以为他当时又是想要暗刺我狼狈相,但是我失算了。”后来格瑞这么回忆到。

  “Like the Devil on fire.”嘉德罗斯从背后环住他,轻巧地附在耳朵上呢喃,他用手指描摹某颗水珠滑落的痕迹,直到那痕迹在格瑞线条漂亮的颈项处敛去。

lt's Raining【十一】

跟太太们十六棒接力

太太们都是神仙,我夸爆(ง ˙ω˙)ว 

R18【这个有没有用的吧2333】

文笔差,希望不会被打

链接走评论_(:з」∠)_乐乎爸爸憋查我

王者小甜饼

问答系列bg篇

王者cp填坑系列

ky退让,不吃别看,请不要在评论上提无关cp谢谢。

多cp有

ooc有

文笔差

    双兰 备香 虎离 白妲 瑜乔

看清楚cp

        【问:恋人的哪一点最吸引人】

花木兰【一脚踩到兰陵王的椅子上,抬起兰陵王的下巴,逼迫兰陵王和自己对视】:“姐要开始提问了。”

兰陵王【平静的抬眼看了看花木兰,把手里正在擦拭的匕首放到一边】:“嗯。”

花木兰【松开兰陵王,把脚放下去,站直了身子,一只手叉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兰陵王】:“姐哪儿最有魅力?”

兰陵王【盯着花木兰看了一会,低头开始组织语言】:“……”

花木兰【以为自己在兰陵王眼里没有任何魅力,很生气的一下抓住椅子两边的把手,脸离兰陵王很近,恶狠狠的瞪着兰陵王】:“我说你……高长恭,姐……姐就一点魅力都没有?!”

兰陵王【被花木兰突然凑近给吓的把脖子往后缩了缩,怕花木兰撞到自己铁质的面具上,等听完花木兰的话,轻笑了一下,才又慢慢的把脖子伸回去】:“有阿,你当然有。”

花木兰【一下提起了兴趣,两只手从扶手上离开,转按到兰陵王肩上】:“哪儿?”

兰陵王【伸手把面具摘掉,又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抬起头一本正经的看向花木兰】:“唔……怎么说,虽然你是个女人,但活的比男人还男人,这大概就是你的魅力了吧?”

花木兰:“……”

【此时花木兰抽出了绑在腿上的暗器匕首】

兰陵王:“???”

花木兰 击杀 兰陵王

百里玄策【一边给兰陵王上药,一边笑】:“师傅你不就是想说队长帅吗哈哈哈。”

——【……错误示范……x1】——

孙尚香【窜到刘备身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草帽】:“刘……玄德。”

刘备【被突然拍一下吓了一跳,捂住帽子,转过身去看清人后松了口气。】:“香香阿,怎么了? ”

孙尚香【盯着刘备看了一会,脸红了起来,立马转过身用手指卷弄起头发】:“你,你觉得本小姐……哪儿最有吸引力。”

刘备【摸下巴思考,一只手绽开成巴掌,另一只手握拳头轻轻锤到巴掌上,脑袋上就像是凉了一盏灯泡】:“香香很可爱!”

孙尚香【脸红的愣了一下,立马转过身抓住裙子下摆冲着刘备】:“本,本小姐才不……才不可爱!本小姐这叫、叫霸气!”

刘备【不知道孙尚香会有这么大反应,无奈的笑了笑,伸手试图安抚这只炸毛的小黑猫】:“可是,香香真的很可爱阿。”

孙尚香【脸红的抬头看了看刘备】:“真的吗?”

刘备【看人放松下来自己也松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孙尚香的头】:“当然啦,香香特别可爱。”

孙尚香【脸红的盯了一会刘备,双手叉腰扭头鼓起嘴】:“哼,夸我我也不亲你。”

刘备【呆了一下,笑了起来,一只手把孙尚香搂过来抱住,另一只手摸着孙尚香的后脑勺】:“好好好,我知道,不亲不亲。”

孙尚香【脸埋在刘备怀里,脸红了起来】:“哼。”

刘备【松开孙尚香,扶住她的下颚隔着发帘吻了一下额头】:“不亲不亲,你不亲我亲。”

孙尚香【脸红】:“!!”

刘备【按住帽子就跑】:“香香我去接禅儿回家啦,不要太想我嗷。”

孙尚香【拿起武器】:“刘玄德!!”

路过的关羽:眼睛痛

——【……正确示范?……】——

公孙离【垂着耳朵微微低着头,脸颊上红扑扑的,伸手扯了扯正在找东西的裴擒虎】:“……”

裴擒虎【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转头有些茫然的看向公孙离】:“是阿离阿,找俺有事嘛?”

公孙离【慢慢抬头,看向裴擒虎】:“阿离问你一个问题,虎不可以说假话哦。”

裴擒虎【被公孙离看的脸有些发热,转过身正对着公孙离,点了点头】:“嗯,好。”

公孙离【似乎是因为害羞,伸出那只空闲的手轻攥起来,食指微曲的关节抵住下唇,眼帘微微下垂】:“阿离的吸引力……在哪。”

裴擒虎【被突然散发出来的少女气息击中,脸上又红了几分,也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挠了挠头】:“唔……你让俺想想。”

公孙离【点了点头】:“嗯。”

裴擒虎【认真作答.jpg】:“嗯……”

公孙离【立起耳朵,有些期待的看着裴擒虎】:“……”

裴擒虎【弯腰挠头,一副很烦躁的样子】:“唔emmmmmm……”

公孙离【有些失望的把耳朵垂下,松开裴擒虎的衣服】:“嗯……没有吗?”

裴擒虎【呆了一下】:“嗯?”

裴擒虎【反应过来公孙离说了什么,连忙摆手】:“阿不是不是。”

公孙离【眨了眨眼】:“那……是还没想好?”

裴擒虎【摇头】:“也不是……”

公孙离【有些迷】:“唉……那是……”

裴擒虎【挠头,一副困扰的模样】:“是因为阿离的吸引点太多了,俺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公孙离【脸和耳尖红了起来,害羞的微微低下头】:“唉……唔,没……没有吧。”

裴擒虎【认真】:“有的!”

公孙离【偏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一边】:“那……那说一个听听看。”

裴擒虎【认真】:“很善良!”

公孙离【脸又红了几分】:“唉……没有吧,那……可以再说一个吗?”

裴擒虎【点头】:“可以阿!再让俺说十个都没问题!离很善良很可爱很漂亮很温柔……唔
嗯?!”

公孙离【脸已经红成番茄,伸手轻轻捂住裴擒虎的嘴,另一只手捂住脸】:“唔阿……够了够了,不用说了。”

裴擒虎【轻轻拿开公孙离的小手,深吸了一口气】:“呼,总之!离特别特别好!俺特别特别喜欢离!”

公孙离【脸红的开始冒气了,直接扑到裴擒虎怀里躲着】:“阿……阿离也特别特别喜欢虎……”

裴擒虎【被公孙离突然抱过来的这个操作吓了一跳,两只手停在空中待了一会,然后才回抱公孙离】:“嗯……”

——【……正确示范……】——

妲己【坐在石头上发呆】:“……”

李白【走过去轻拍了一下妲己的小脑袋】:“嘿,小狐狸。”

妲己【呆呆的转头看了一眼李白,冲着李白笑了一下,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看起来十分可爱。】:“是剑仙大人阿,好久不见。”

李白【随便应了一下称呼,直接坐到妲己身边,拿出酒葫芦拧开灌了一口,转头看向妲己,发现她的两个点眉皱在一块,似乎那对眉毛的主人现在正在疑惑什么,李白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妲己的耳朵】:“在想什么?”

妲己【耳朵被李白揉的有些痒,稍微抖了抖耳朵以示不满】:“唔……妲己在想妲己的吸引力是什么。”

李白【往妲己那边又挪了挪,想离她更近一些,把正在摸耳朵的手转移到头顶上,揉了揉妲己的脑袋,轻笑】:“那还不简单,小狐狸你本身就是一个吸引点。”

妲己【呆呆的看了看李白,又小声的重复了两遍‘本身就是一个吸引点’,然后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妲己不是很明白……”

李白【无奈的笑了笑,按住妲己的后脑勺,在妲己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凑到妲己耳边小声说。】:“字面意思,你自己就是一个吸引人的吸引点。”

妲己【还是没懂,但是脸红了起来】:“啊……唉……唔……剑仙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李白【笑了笑,又开始揉妲己的脑袋】:“亲你阿,傻狐狸。”

妲己【脸红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妲己还是不明白剑仙大人的话,还能再简单一点吗……”

李白【被妲己蠢蠢的样子可爱到了,偏过头咳嗽了两声】:“就是说你吸引人阿,傻瓜。”

妲己【终于明白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李白,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两只耳朵垂了下去。】:“唉,阿,是这样阿……妲己太笨了,还让剑仙大人重复了三遍,对不起阿……”

李白【脸比刚才还要红】:“咳咳……没事。”

李白内心:“靠?按照剧本不是我撩小狐狸吗,怎么被这个小家伙反撩阿……真是。”

阿盏:果然妲己的天然呆属性也很吸引人阿(›´ω`‹ )

——【……???……】——

小乔【坐在周瑜腿上,一只手勾住周瑜的脖子,另一只手在周瑜胸口上画心心】:“周瑜大人,你觉得小乔的吸引力是什么呢。”

周瑜【闻声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美人,眼里充满了宠爱,轻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小乔的小脸蛋,在她脸上落下一吻。】:“小乔的吸引力吗?”

小乔【被亲了一下,脸上有点红,坐直身子把两只手都勾到周瑜脖子上,用两只大眼睛望着周瑜】:“嗯。”

周瑜【一只手搂住小乔的腰,另一只手把小乔勾在自己脖子上的右手取了下来,在手背上吻了一下】:“小乔的吸引力吗,小乔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女孩,很可爱,很温柔,有一点点小腹黑,嗯……这些吸引力,不知道只说这些可不可以。”

小乔【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周瑜】:“周瑜大人为什么还要问可不可以呢?”

周瑜【轻笑,把小乔抱紧,站了起来。】:“我只是说了小乔吸引我的吸引点,我最喜欢的几点,别的没说,但还有好多,我不知道只说这些够不够。”

小乔【在周瑜脸上亲了一下,甜甜的笑了起来】:“够了哦,周瑜大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