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盏

永不孤单

置顶

就,嘉瑞\安艾\周翔\信邦\白狄\白妲\约策\戬吒\佣杰\裘杰

这些全部不逆,目前难产状态,很少产粮

佛系吃金瑞/叶翔/昊翔/雷安/雷卡

几乎不产

平时会推荐以上cp

介意还关注我的话就屏蔽我的推荐

以上

在下阿盏,幸识

桃忆

是之前写的那篇 最后一夜 的后续想了想还是给了他俩一个好结局
这篇写的超水emmm
要看前面的可以去我主页翻一下
最后食用愉快

刘邦遇到韩信的时候是三月中,桃花开的正旺。

爬墙从宫里溜出来玩的刘邦,遇见了路过的韩信。

刘邦半蹲在墙上,低头看着墙下也在看着自己的韩信,一头红色的长发高高的束成马尾,铁质的护额上模糊的印出了刘邦的轮廓,一双英气的眸子正直勾勾的盯着刘邦。

姑娘?

这是刘邦对韩信的第一印象,看起来像个姑娘一样美丽。

韩信看着蹲在墙上的紫发少年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眉毛皱了皱,伸出手指向刘邦。

“唉……三皇子陛……唔……”

刘邦见韩信要喊出来,反应快的从墙上跳下去捂住韩信的嘴。

“唉唉,我可是好不容易溜出来的,你可别给我整泡汤了……”

刘邦低头看了看比自己要矮一些的红发小孩,说道。

“小姑娘家不要多事,不然我叫娘亲砍了你的头哦!”

刘邦故作凶狠的说道,韩信皱了皱眉,伸手扒开刘邦捂着自己嘴的那只手。

“我是男的。”

韩信转身正对着刘邦,眉毛微皱,看起来有些生气,他可是最讨厌别人把他认成女人的,就算是皇子也不行。

刘邦先生愣了愣,然后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围着韩信走了一圈。

“唉,真的吗,真的是个男人吗?看起来真好看唉,比娥姁还要好看唉。”

刘邦还是有些不相信的摇了摇头,韩信脸又黑了一圈,突然伸手抓住刘邦的手,按在自己胸口。

“!!!?”

刘邦愣了一下,白嫩的小脸用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刘邦立马把手抽了回来。

“你你你!你干什么!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这样!”

韩信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抓住他的手按到自己裆//部。

刘邦脸更红了几分,又立马白了脸,呆呆的看了一会韩信,用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指了指韩信,嘴巴张着你你你了半天。

韩信看到他这个反应又觉得有些好笑,便松开了他的手。

“我我我,我什么我,三皇子陛下,我可是有跟你说过我是男孩子哦。”

韩信冲着刘邦笑了笑,看起来很是温柔。

刘邦耳尖也红了起来,偏头不去看他。

“你可真胆子大……我你都敢欺负。”

韩信黑人问号

“啊?三皇子这话……我可没有怎么您阿。”

刘邦偏头不说话,韩信也没说话,两个人站了一会,墙内传来一阵脚步声。

“就是这里!刚才好像有人影从这里出去了!”

阿……是萧公公。

刘邦啧了一声,转身拉住韩信就跑。

韩信被扯的往前一倒,还好平时训练的好,不然他可能就要摔倒在地上。

两个人一路跑着跑到了一片桃林

“三皇子陛下你这是拉我去哪阿……”

“阿……啊?”

刘邦愣了一会,看到自己的手拉着韩信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跑的时候下意识的拽着韩信一块跑了。

刘邦尴尬的松开韩信,笑了笑。

“哎呀不好意思,顺手。”

韩信看了一会刘邦,笑了笑。

“三皇子真有意思。”

“阿?什么?哦对了,你别老是三皇子三皇子的,我叫刘邦,字刘季,你可以叫我阿季。”

韩信点了点头。

“嗯。”

“你嗯个啥阿?你叫什么?”

“韩信。”

“字呢?”

“重言。”

“那好,重言,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什么?”

韩信有些疑惑的问。

“我说,以后你要服从我,你是我的人啦!”

刘邦不满的重复了一遍。

这家伙,个子小小的,还挺笨。

韩信愣了愣,勾唇笑了笑,单膝下跪,双手抱拳。

“是,末将韩信定当成为您的第一大将,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助您为王。”

刘邦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把他拽起来笑着回应道:“好。”

那个笑,就像是把世上所有的温柔都吸了进去似的,让韩信一辈子都没能忘记。

或许从那一刻,又或许更早前,刚见到他那会,韩信就已经决定认他为主,为他赴汤蹈火了吧。

韩信想着,回应给刘邦了一个笑。

后来,韩信和刘邦就天天混在一块。

韩信帮刘邦溜出去,韩信教刘邦练武,给刘邦讲他的故事。

两个人就这样一起长大了,刘邦比韩信大五岁,最开始还比韩信高半头,但到后来韩信不知道怎么长的,突然就比刘邦高了一头多。

再后来,韩信真的成了刘邦的头号大将军。

帮助他成了王。

刘邦称王那晚,刘邦喝了很多酒,韩信送他回去。

倒在床上的刘邦却突然表了白。

那晚,韩信要了刘邦。

再后来

韩信为刘邦征战四方,立下战功无数。

刘邦本以为他们会就这样度过一生。

可他没想到,是他自己将韩信送上刑场

他也没想到,最后一次见面却没能和他拥抱在一起,而是狠狠的抽打他。

还有好多他都没想到

包括轮回后。

他会再遇见他。

还是在桃林。

遇见了他。

“你好,我叫韩信。”

“你好。”

END

王者小甜饼

问答系列bg篇

王者cp填坑系列

ky退让,不吃别看,请不要在评论上提无关cp谢谢。

多cp有

ooc有

文笔差

    双兰 备香 虎离 白妲 瑜乔

看清楚cp

        【问:恋人的哪一点最吸引人】

花木兰【一脚踩到兰陵王的椅子上,抬起兰陵王的下巴,逼迫兰陵王和自己对视】:“姐要开始提问了。”

兰陵王【平静的抬眼看了看花木兰,把手里正在擦拭的匕首放到一边】:“嗯。”

花木兰【松开兰陵王,把脚放下去,站直了身子,一只手叉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兰陵王】:“姐哪儿最有魅力?”

兰陵王【盯着花木兰看了一会,低头开始组织语言】:“……”

花木兰【以为自己在兰陵王眼里没有任何魅力,很生气的一下抓住椅子两边的把手,脸离兰陵王很近,恶狠狠的瞪着兰陵王】:“我说你……高长恭,姐……姐就一点魅力都没有?!”

兰陵王【被花木兰突然凑近给吓的把脖子往后缩了缩,怕花木兰撞到自己铁质的面具上,等听完花木兰的话,轻笑了一下,才又慢慢的把脖子伸回去】:“有阿,你当然有。”

花木兰【一下提起了兴趣,两只手从扶手上离开,转按到兰陵王肩上】:“哪儿?”

兰陵王【伸手把面具摘掉,又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抬起头一本正经的看向花木兰】:“唔……怎么说,虽然你是个女人,但活的比男人还男人,这大概就是你的魅力了吧?”

花木兰:“……”

【此时花木兰抽出了绑在腿上的暗器匕首】

兰陵王:“???”

花木兰 击杀 兰陵王

百里玄策【一边给兰陵王上药,一边笑】:“师傅你不就是想说队长帅吗哈哈哈。”

——【……错误示范……x1】——

孙尚香【窜到刘备身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草帽】:“刘……玄德。”

刘备【被突然拍一下吓了一跳,捂住帽子,转过身去看清人后松了口气。】:“香香阿,怎么了? ”

孙尚香【盯着刘备看了一会,脸红了起来,立马转过身用手指卷弄起头发】:“你,你觉得本小姐……哪儿最有吸引力。”

刘备【摸下巴思考,一只手绽开成巴掌,另一只手握拳头轻轻锤到巴掌上,脑袋上就像是凉了一盏灯泡】:“香香很可爱!”

孙尚香【脸红的愣了一下,立马转过身抓住裙子下摆冲着刘备】:“本,本小姐才不……才不可爱!本小姐这叫、叫霸气!”

刘备【不知道孙尚香会有这么大反应,无奈的笑了笑,伸手试图安抚这只炸毛的小黑猫】:“可是,香香真的很可爱阿。”

孙尚香【脸红的抬头看了看刘备】:“真的吗?”

刘备【看人放松下来自己也松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孙尚香的头】:“当然啦,香香特别可爱。”

孙尚香【脸红的盯了一会刘备,双手叉腰扭头鼓起嘴】:“哼,夸我我也不亲你。”

刘备【呆了一下,笑了起来,一只手把孙尚香搂过来抱住,另一只手摸着孙尚香的后脑勺】:“好好好,我知道,不亲不亲。”

孙尚香【脸埋在刘备怀里,脸红了起来】:“哼。”

刘备【松开孙尚香,扶住她的下颚隔着发帘吻了一下额头】:“不亲不亲,你不亲我亲。”

孙尚香【脸红】:“!!”

刘备【按住帽子就跑】:“香香我去接禅儿回家啦,不要太想我嗷。”

孙尚香【拿起武器】:“刘玄德!!”

路过的关羽:眼睛痛

——【……正确示范?……】——

公孙离【垂着耳朵微微低着头,脸颊上红扑扑的,伸手扯了扯正在找东西的裴擒虎】:“……”

裴擒虎【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转头有些茫然的看向公孙离】:“是阿离阿,找俺有事嘛?”

公孙离【慢慢抬头,看向裴擒虎】:“阿离问你一个问题,虎不可以说假话哦。”

裴擒虎【被公孙离看的脸有些发热,转过身正对着公孙离,点了点头】:“嗯,好。”

公孙离【似乎是因为害羞,伸出那只空闲的手轻攥起来,食指微曲的关节抵住下唇,眼帘微微下垂】:“阿离的吸引力……在哪。”

裴擒虎【被突然散发出来的少女气息击中,脸上又红了几分,也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挠了挠头】:“唔……你让俺想想。”

公孙离【点了点头】:“嗯。”

裴擒虎【认真作答.jpg】:“嗯……”

公孙离【立起耳朵,有些期待的看着裴擒虎】:“……”

裴擒虎【弯腰挠头,一副很烦躁的样子】:“唔emmmmmm……”

公孙离【有些失望的把耳朵垂下,松开裴擒虎的衣服】:“嗯……没有吗?”

裴擒虎【呆了一下】:“嗯?”

裴擒虎【反应过来公孙离说了什么,连忙摆手】:“阿不是不是。”

公孙离【眨了眨眼】:“那……是还没想好?”

裴擒虎【摇头】:“也不是……”

公孙离【有些迷】:“唉……那是……”

裴擒虎【挠头,一副困扰的模样】:“是因为阿离的吸引点太多了,俺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公孙离【脸和耳尖红了起来,害羞的微微低下头】:“唉……唔,没……没有吧。”

裴擒虎【认真】:“有的!”

公孙离【偏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一边】:“那……那说一个听听看。”

裴擒虎【认真】:“很善良!”

公孙离【脸又红了几分】:“唉……没有吧,那……可以再说一个吗?”

裴擒虎【点头】:“可以阿!再让俺说十个都没问题!离很善良很可爱很漂亮很温柔……唔
嗯?!”

公孙离【脸已经红成番茄,伸手轻轻捂住裴擒虎的嘴,另一只手捂住脸】:“唔阿……够了够了,不用说了。”

裴擒虎【轻轻拿开公孙离的小手,深吸了一口气】:“呼,总之!离特别特别好!俺特别特别喜欢离!”

公孙离【脸红的开始冒气了,直接扑到裴擒虎怀里躲着】:“阿……阿离也特别特别喜欢虎……”

裴擒虎【被公孙离突然抱过来的这个操作吓了一跳,两只手停在空中待了一会,然后才回抱公孙离】:“嗯……”

——【……正确示范……】——

妲己【坐在石头上发呆】:“……”

李白【走过去轻拍了一下妲己的小脑袋】:“嘿,小狐狸。”

妲己【呆呆的转头看了一眼李白,冲着李白笑了一下,两颗小虎牙露了出来,看起来十分可爱。】:“是剑仙大人阿,好久不见。”

李白【随便应了一下称呼,直接坐到妲己身边,拿出酒葫芦拧开灌了一口,转头看向妲己,发现她的两个点眉皱在一块,似乎那对眉毛的主人现在正在疑惑什么,李白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妲己的耳朵】:“在想什么?”

妲己【耳朵被李白揉的有些痒,稍微抖了抖耳朵以示不满】:“唔……妲己在想妲己的吸引力是什么。”

李白【往妲己那边又挪了挪,想离她更近一些,把正在摸耳朵的手转移到头顶上,揉了揉妲己的脑袋,轻笑】:“那还不简单,小狐狸你本身就是一个吸引点。”

妲己【呆呆的看了看李白,又小声的重复了两遍‘本身就是一个吸引点’,然后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妲己不是很明白……”

李白【无奈的笑了笑,按住妲己的后脑勺,在妲己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凑到妲己耳边小声说。】:“字面意思,你自己就是一个吸引人的吸引点。”

妲己【还是没懂,但是脸红了起来】:“啊……唉……唔……剑仙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李白【笑了笑,又开始揉妲己的脑袋】:“亲你阿,傻狐狸。”

妲己【脸红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妲己还是不明白剑仙大人的话,还能再简单一点吗……”

李白【被妲己蠢蠢的样子可爱到了,偏过头咳嗽了两声】:“就是说你吸引人阿,傻瓜。”

妲己【终于明白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李白,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两只耳朵垂了下去。】:“唉,阿,是这样阿……妲己太笨了,还让剑仙大人重复了三遍,对不起阿……”

李白【脸比刚才还要红】:“咳咳……没事。”

李白内心:“靠?按照剧本不是我撩小狐狸吗,怎么被这个小家伙反撩阿……真是。”

阿盏:果然妲己的天然呆属性也很吸引人阿(›´ω`‹ )

——【……???……】——

小乔【坐在周瑜腿上,一只手勾住周瑜的脖子,另一只手在周瑜胸口上画心心】:“周瑜大人,你觉得小乔的吸引力是什么呢。”

周瑜【闻声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美人,眼里充满了宠爱,轻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小乔的小脸蛋,在她脸上落下一吻。】:“小乔的吸引力吗?”

小乔【被亲了一下,脸上有点红,坐直身子把两只手都勾到周瑜脖子上,用两只大眼睛望着周瑜】:“嗯。”

周瑜【一只手搂住小乔的腰,另一只手把小乔勾在自己脖子上的右手取了下来,在手背上吻了一下】:“小乔的吸引力吗,小乔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女孩,很可爱,很温柔,有一点点小腹黑,嗯……这些吸引力,不知道只说这些可不可以。”

小乔【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周瑜】:“周瑜大人为什么还要问可不可以呢?”

周瑜【轻笑,把小乔抱紧,站了起来。】:“我只是说了小乔吸引我的吸引点,我最喜欢的几点,别的没说,但还有好多,我不知道只说这些够不够。”

小乔【在周瑜脸上亲了一下,甜甜的笑了起来】:“够了哦,周瑜大人。”

END

王者小甜饼

王者cp填坑系列

问答系列bl篇

ooc有

多cp

信邦 白狄 戬吒 约策 亮瑜 云吕

看清楚cp

 【问:如何夸自家恋人好看?】

韩信:“君主好看。”

刘邦[挑眉一笑]:“哪儿?”

韩信[一本正经]:“**。”

刘邦[面带微笑的举起剑]:“韩信,来谈谈理想吧。”

韩信 卒

——[以上是错误示范]——

狄仁杰[头靠在李白背上]:“太白,我什么时候最好看?”

李白[偏头看了一眼狄仁杰]:“怀英你?”

狄仁杰:“嗯。”

李白[喝了口酒,轻笑]:“自然是什么时候都好看了。”

狄仁杰[脸红的坐直]:“咳咳,说具体一点。”

李白[无奈的叹气,笑了笑转身抱住狄仁杰]:“认真审案的时候很好看。”

狄仁杰[抬头看了看李白]:“还有呢?”

李白[把下巴垫在狄仁杰头上,用下巴轻轻的蹭了蹭头发]:“睡觉的时候好看。”

狄仁杰[点头]:“还有?”

李白[闭眼轻笑一下]:“嗯,还有阿,害羞的时候也很好看。”

狄仁杰[脸红的回抱李白]:“嗯……还有吗?”

李白[坏笑一下,俯下身咬了一下狄仁杰的耳尖,轻声道]:“还有在我身下娇喘的时候。”

狄仁杰[脸红的可以掐出水,强颜欢笑]:“李白你闭上眼,我给你一个小亲亲。”

李白[乖乖闭眼]:“嗯。”

狄仁杰 击杀 李白

正在远处偷看的李元芳:“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错误示范x2……]——

哪吒[换上皮肤,一脸兴奋]:“戬哥戬哥!好看不!”

杨戬[被哪吒的模样惊到了,摸着下巴,思考怎么夸他美。]:“嗯……”

哪吒[走过去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戬哥?”

杨戬[拍一下脑袋,一本正经的用一只手拍住哪吒的肩,另一只手竖起大拇指。]:“像个女人一样。”

哪吒【愣住,脸色从红变黑,举起杨戬的狗扔过去】:“窝日内酿!”

哪吒 击杀 杨戬

太乙真人:好好活着不好吗[。]

——[……错误示范x3……]——

百里玄策[摇着尾巴窜到正在桌子边上擦枪的守约面前]:“哥哥!”

百里守约[慢慢抬头,看向玄策,笑了笑]:“怎么了?”

百里玄策[拉出来守约旁边的凳子,大大咧咧的坐上去,趴在桌子上看着守约]:“玄策长的好看吗?”

百里守约[擦枪的动作一顿,笑着摇了摇头,把枪放到桌子上,拖着下巴看着玄策]:“好看阿。”

百里玄策[坐直,摇起了尾巴,笑了起来。]:“真的嘛!那,那哥哥说说看玄策哪里好看阿?”

百里守约[笑着揉了揉玄策的耳朵]:“眼睛,鼻子,嘴,玄策的全部。”

百里玄策[脸色和发色瞬间一样,挠头]:“阿……阿,哈,哈哈……,真……真的吗?”

百里守约[站起来,走到玄策面前俯下身撩开他的发帘,凑上去吻了一下]:“当然是真的了,哥哥不会骗玄策的。”

百里玄策[被亲的愣了愣,立马扑到守约怀里,小脑袋在守约怀里蹭蹭]:“嘿……”

半夜口渴去厨房找水喝的苏烈:告辞

——[……正确示范x1……]——

周瑜[坐在诸葛亮旁边玩火]:“村夫。”

诸葛亮[低头看书,听到周瑜叫自己,没抬头的应了一声]:“嗯?”

周瑜[瞥了一眼诸葛亮]:“我好看吗。”

诸葛亮[依旧没什么反应]:“嗯。”

周瑜[有点不开心,转过身去盯着诸葛亮]:“敷衍我?”

诸葛亮[合上书,抬头和周瑜对视]:“没……呃……你别这样看我。”

周瑜[盯的更紧]:“盯着你,有问题?”

诸葛亮[脸红的偏过头]:“你这么看着我……看的我鸡儿硬邦。”

周瑜:“……”

周瑜 击杀 诸葛亮

——[……错误示范x4……]——

吕布[有点委屈的趴在石桌上]:“为什么婵儿就是不喜欢我阿,是我不好看吗?”

赵云[坐到吕布旁边,看着吕布头上的两根红毛,伸手摸了摸,顺口回应吕布的问题。]:“好看。”

吕布[抬起头]:“你说什么?”

赵云[盯着吕布看了一会,凑到吕布耳边,吸了口气,小声说]:“我说,奉先好看。”

吕布[皱眉躲到一边]:“赵云你不要这么gay里gay气的好不好……唉唉,你别凑过来,再过来我揍你了阿……”

赵云[无奈的摇了摇头,按住吕布的肩,吻上了吕布]:“打架……陪我到床上打。”

众人:你们两个跑题了吧喂?!

——[……???……]——

END

信邦一百问【后五十问】

ooc依旧
A=刘邦
B=韩信
鸡婶=我

前五十问请前去主页查看_(:D)∠)_
————
【休息结束】

鸡婶: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A:“……受”
【韩信看着刘邦的脸笑了笑。】
B:“攻。”

鸡婶: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A:“我怎么知道?我明明想在上面的阿?”
B:“为什么?因为想阿。”【轻笑】

鸡婶: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A:“一般一般。”【其实很满意】
B:“嗯,很满意。”

鸡婶:初次H的地点?
A:“……”【脸红】
鸡婶:“邦邦没话说吗?”
A:“……早忘了。”【脸更红了】
B:“他的龙椅上。”
【刘邦脸红的掐了一下韩信的腿】
鸡婶:“wow~”

鸡婶:当时的感觉?
A:“疼……还有一点……”【脸红】
鸡婶:“一点什么?”【眯眼轻笑】
A:“……阿,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脸红的差点跳起来】
B:“很开心,很激动,很舒服。”【笑】

鸡婶:当时对方的样子?
A:“像个发情的泰迪。”
B:“像个受惊的小猫,很可爱,很诱人。”

鸡婶: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A:“韩信wcnm。”
【没有说出来的原话:韩信wcnm,不是跟你说别tm射里面了吗?】
B:“君上你是腰不疼了嘛?”
【没有说出来的原话:君上你是腰不疼了嘛?那要不要再来一次?】
鸡婶:“唉?就这些?”

鸡婶:每星期H的次数?
A:“不知道,看心情。”
【韩信点头表示同意。】
鸡婶:“最多的一个星期?”
B:“21次。”
鸡婶:“……”【咽口水】

鸡婶: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A:“五六次吧……”
B:“十次。”
鸡婶:“你男人肾真好。”【欣慰的看向刘邦】
A:“***,****?***!”【此处自动屏蔽】

鸡婶:那么,是怎样的H呢?
A:“正常呗……还能怎么样?”
鸡婶:“没有特别想试的动作吗?”
A:“唔……有……”【脸红】
鸡婶:“有吗?什么什么?”
A:“……羊○树。”【捂脸】
鸡婶:“刺激!”【捂鼻血】“跳跳呢?”
B:“捆绑?”
鸡婶:“!!”【一只手捂鼻子,一只手竖大拇指】

鸡婶: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A:“耳垂,话说这是隐私吧喂?!”
鸡婶:“配合,配合。”【双手合十】
B:“我没有。”
鸡婶:“传说中的攻表现?!”

鸡婶: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A:“…”【苦笑】
鸡婶:“怎么了?”
A:“H的时候他就跟铁人一样,哪有什么敏感点……”
B:“耳垂,锁骨,RT。还有…唔唔!”【被捂嘴】
A:“闭嘴!”

鸡婶: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A:“用之前的话说,像只发情的泰迪。”
B:“会变的更好看。”

鸡婶: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A:“嗯。”
鸡婶:“没脸红阿?”
【刘邦白眼x4】
B:“喜欢,但现在只是和君主。”

鸡婶: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B:“来峡谷之前是在军营,到峡谷以后就是去宾馆了。”
A:“嗯。”

鸡婶:您想尝试的H地点?
A:“野外?”【托腮】
鸡婶:“野战吗!”【兴奋】
A:“……哼”【脸红】
B:“温泉池,能包场的那种。”
鸡婶:“!”【安心过世】

鸡婶: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A:“情绪不激动的话是前后各一次啦……”
鸡婶:“那要是激动呢?”
B:“做完以后咯。”

鸡婶:H时有什么约定么?
A:“别射里面……轻一点……”
B:“就他有条件咯。”

鸡婶: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A:【顿了顿】“有。”
【韩信看了一眼刘邦】
B:“有过。”【苦笑】

鸡婶: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A:“反对,我没有那个时间去强迫另外一个人。”
B:“如果是对君上的话……说不定会同意呢……”
鸡婶:“啊……啊哈哈……”【擦汗】

鸡婶: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A:“阿……让那个暴徒快跑。别让韩信强奸了他。”
B:“信才不会!”
鸡婶:“可怕……跳跳你呢?”
B:“我会亲手杀了那个暴徒。”
鸡婶:“杀人犯法哦?”
B:“君上就是我的法,侵犯我的法律,就该去死。”【脸黑】
鸡婶:“你们要不要吃西瓜阿……啊哈哈”【打破气氛,免的韩信黑化】

鸡婶: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A:“第一次会阿……”
B:“第一次有点,之后就没了。”

鸡婶: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A:“丑拒,我拿你当朋友,你还想和我h?”
B:“拒绝,我有君上,别人寂寞跟我有什么关系。”

鸡婶: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A:“还好吧……”
B:“擅长。”

鸡婶:那麽对方呢
A:“老淫棍。”
B:“简直小雏菊……”

鸡婶: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A:“我爱你。”
B:“别出去,快一点。”
【韩信获得刘邦暴击x1】

鸡婶: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A:“一脸认真???”
B:“疼的脸发红,眼角带泪的那种。”
鸡婶:“我也想……”【韩信投来暖心的眼神】“想……想让你多看看。”
韩信:【笑】

鸡婶: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A:“不能,绝对。”
B:“嗯。”

鸡婶:您对SM有兴趣吗?
A:“没有!”【一脸正气】
B:“有哦。”【笑着看向刘邦】

鸡婶: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A:“能怎么办?”
鸡婶:“绑回来!”
A:“……噗”【笑】
B:“他只能索求我的爱,永远。”
【此时韩信突然转头吻上刘邦】
鸡婶:“哇!”

鸡婶:您对强奸怎麽看?
A:“讨厌…。”
B:“不是很看得起那种人。”

鸡婶: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A:“疼……”
鸡婶:“可怜。”【向刘邦投去欣慰的眼神】
B:“他不让进去。”
鸡婶:“可恶。”【向刘邦投向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A:“???”

鸡婶: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A:“龙椅……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
鸡婶:“噫……”
B:“主宰坑后面的草丛。”
鸡婶:“wow……”

鸡婶: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A:“我没有!”【此处捂住韩信嘴】
A:“这题跳过!跳过!”
鸡婶:“……阿……好吧。”

鸡婶:那时攻方的表情?
A:“我不是说不回答这个吗!没有没有!”
鸡婶:“……阿”

以上两题跳过

【ps:
此处为韩信后来对以上两题的补充:
1“有,还是经常。还是一个总有反攻心态的受。”
2“第一次还被吓了一跳,你能想象到刘邦只是盖着一块红布在下面躺在床上对我抛媚眼的场景吗?”】
鸡婶:“吓人……”

鸡婶: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A:“有!”【不满】
B:“嗯哼。”

鸡婶: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A:“黑人问号表情包见过吗?就是那种感觉。”
B:“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是懵的,到床上才开始抖。”
鸡婶:“这反应很可爱。”

鸡婶: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A:“温柔点的……”
B:“君上就可以。”

鸡婶: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A:“完全……”【看向韩信】
B:【笑着用手做了个○╳的动作】
A:“呃……完全ojbk……”【冷汗】
B:“很符合。”

鸡婶: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A:【脸红的转头,用手捏住韩信的衣角】
B:“有。”

鸡婶: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A:“忘了。”
B:“他称王的时候。”

鸡婶: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A:【欲言又止,叹了口气】“不是。”
【刘邦悄悄的看了一眼韩信】
B:“是。”【韩信没去看刘邦】
鸡婶:“这样阿……”

鸡婶: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A:“锁骨……吧”
鸡婶:“敏感处吗!”
B:“嘴。”

鸡婶: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A:“脖子往下一点的地方。”
B:“锁骨。全身。”

鸡婶: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A:“配合咯……”
B:“吻他。”

鸡婶: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A:“疼。”
B:“待会怎么哄他。”

鸡婶:一晚H的次数是?
A:“一般都是一次……”
鸡婶:“不一般的情况呢?”
B:“三四次。”

鸡婶: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A:“看情况。”
B:“经常是我脱……”

鸡婶:对您而言H是?
A:“……是什么呢?”
B:“证明我对你爱的表现。”
A:“……肉麻”【脸红】

鸡婶: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A:“我不要什么江山美人了,我能不能只要你?”
B:“你只能要我。”【笑着吻住刘邦】
A:“啧……”【脸红】
B:“我可以再帮你打无数次江山,只要你能永远和我在一起。”
A:“废话……”【笑】

鸡婶:“我还在这里啊啊啊!”【擦鼻血】

END
————————————
好了,一百问写完了┑( ̄Д  ̄)┍ 
待会再码个虐的,今天就很完美了
╮(╯_╰)╭
所以,小可爱可以点个喜欢和留条评论嘛【哭死】

信邦一百问(前五十问)

ooc有
A=刘邦
B=韩信

鸡婶:请问二位的名字?
A:“刘邦阿,你不知道吗?”
鸡婶:“配合,配合一下啦……”
【此时韩信偷偷抿嘴笑了笑】
B:“在下韩信,字重言。”

鸡婶:二位年龄是?
A:“25。”
B:“20。”
鸡婶:“唉?原来二位差五岁吗?”
A“大概?”

鸡婶: 性别是?
A:“我要回家!这啥破节目??”
【刘邦站起身试图要走,被鸡婶抱住大腿】
鸡婶:“不不不!我觉得不行!”
【韩信偷笑x2】
B:“君上,别闹。”

这一题过了

鸡婶: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A:“啊?我性格?温柔体贴,能学好问啥的?”
鸡婶:“您的良心就不痛吗?”
【扶额】
B:“这题……在下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
鸡婶:“……”

这一题……也过

鸡婶:对方的性格?
A:“讲义气,有时候又有些傲慢,脾气时好时坏。”
鸡婶:“居然认真回答了?!”
【刘邦白眼x1】
B:“君上阿……嗯,心眼多,但是又不是很聪明,待人很讲义气,会用人才。”

鸡婶: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A:“蜀地……?和项羽那小子交战的时候?记不清了。”
鸡婶:“唉……”
【韩信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鸡婶: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A:“头发红不拉几的,还扎个小辫子,跟个姑娘一样。”
【韩信脸色逐渐变青,笑容逐渐消失。不过两秒,又换回了微笑的面孔。】
B:“长的很好看,尤其是眼睛,甚是勾人心魂。”

鸡婶: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A:“雏儿的全部都喜欢,特别是雏儿的身体。”
【朝着韩信抛媚眼】
鸡婶:“够了够了……”
B:“心口不一,嘴上喊疼,行动上总是让我加快。”
鸡婶:“……”

鸡婶: 讨厌对方哪一点?
A:“霸道,而且有时候还和子房一样碎碎念。”
B:“蠢的不行,如果没有我们,都不知道他被害死多少回了。”
【说到此处,韩信的眼睛变的黯淡无光】
鸡婶:“邦哥的确是个蠢蛋呢。”
【托腮】

鸡婶: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A:“等下,相性是什么意思?”
鸡婶:“大概就是相互协调性,看双方在一起的和谐度切合度啥的。”【扶额】
A:“哦……哦。”
B:“有时会有小矛盾,不过问题不大。”

鸡婶:您怎么称呼对方?
A:“雏儿,重言?”
鸡婶:“我觉得还行。”
B:“阿季或者君上。”

鸡婶: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A:“老公!”
鸡婶:“请收你危险的想法!”
【此处刘邦对鸡婶做了个鬼脸】
B:“相公?”
鸡婶:“我觉得可以!”
A:“喂??你这个人?”

鸡婶: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A:“白龙?他不是有那个皮肤吗?和那个李什么白是一对的那个。”
【刘邦撇了撇嘴说】
B:“嗯……我比较想把君主比成二哈?主要是君主又皮又骚。”
A:“?韩重言??”

鸡婶: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A:“王者峡谷美女同人海滩比基尼写真!”
鸡婶:“???!”
B:“耳环?一直都想给他买个新的。”
鸡婶:“还是将军好阿……”

鸡婶: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A:“我?金钱和利益!我都要!”
鸡婶:“大哥你能好好答题吗??”
A:“有好好答题阿。”
【扶额】
B:“想要君上的全部,这个愿望会不会很奢侈?”
鸡婶:“并不会!”

鸡婶: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A:“有的时候太急,根本就不问我想不想要。”
B:“小脾气很多,喜欢瞎怀疑别人。”

鸡婶:您的毛病是?
A:“心眼太多,心眼太小。”
B:“做事冲动,有时太过傲慢。”
鸡婶:“唉?不觉得将军是这样的人阿?”
A:“事实上他就是。”

鸡婶:对方的毛病是?
A:“不是都说过了吗?”
鸡婶:“只是类似吧?”
A:“跳过跳过。”

【跳过】

鸡婶: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A:“很多,比如那啥的时候太粗暴。”
B:“跟谁都会抛媚眼。”

鸡婶: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A:“和别人聊天打游戏?”
B:“总是弄疼他。”

鸡婶: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A:“上床,同居。”
B:“夫妻。”
【刘邦此时耳尖一红】
A:“才不是夫妻!”

鸡婶: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A:“忘了。”
鸡婶“为什么这个都会忘?”
【扶额】
A:“就是忘了阿。”
【韩信看着刘邦无奈的笑了笑】
B:“小镇上,那天刚好烟火节。”

鸡婶: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A:“没怎么样阿,我一直在看烟花。”
鸡婶:“……”
【无力吐槽】
B:“他在看烟花,我在看他。”

鸡婶: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A:“刚处上吧,好像是。”
B:“已经是情侣了。”

鸡婶: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A:“电影院 游乐场 电玩城。还有什么?”
【刘邦看向韩信】
B:“宾馆”
鸡婶:“……”

鸡婶: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A:“开派对?韩信好像不怎么喜欢吃甜品阿?”
B:“办好房卡,买 日 用品。”
鸡婶:“跳跳,你正常点,我害怕。”

鸡婶: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A:“他。”
B:“我”

鸡婶:您有多喜欢对方?
A:“喜欢到可以把上辈子给他承受的苦,我再承受一万遍的那种。”
B:“可以再承受无数次上辈子的苦,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刘邦猛的抬起头】
A:“不行!”
【韩信笑了笑】
B:“为了你,无所谓。”

鸡婶:那么,您爱对方么?
A:“废话。”
鸡婶:“……喂。”
B:“爱。”

鸡婶: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A:“萧何和我谁重要。”
B:“滚去沙发上睡。”
鸡婶:“唉?”

鸡婶: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A:“阉了他。”
鸡婶:“??!”
B:“监禁他。”
鸡婶:“你们正常点,我还是小孩子?”

鸡婶: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A:“绝不。”
B:“就算嘴上说能,心里也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这件事一样吧。”

鸡婶: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A:“不给他见面吻了。”
鸡婶:“还有这种操作?”
B:“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鸡婶:对方性感的表情?
A:“战斗。”
B:“叫床。”
鸡婶:“???”

鸡婶: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A:“接吻,或者他靠近我的时候。”
B:“他笑的时候。”

鸡婶: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A:“看限量版王者峡谷美女内衣写真。”
鸡婶:“……?”
B:“爱。”
鸡婶:“???”

鸡婶:曾经吵过架么?
A:“有吵过。”
B:“嗯。”

鸡婶:都是因为什么吵架呢?
A:“日常,还有一些情感问题。”
B:“别人。”

鸡婶:之后如何和好?
A:“他道歉。”
B:“我服软。”

鸡婶: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A:“当然。”
B:“自然是想。”

鸡婶: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A:“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
B:“有他的每时每刻,都在被爱着。”

鸡婶: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A:“不知道。”
B:“+1”
鸡婶:“爱情表现是啥意思……”
A:“不知道。”
B:“+2”

鸡婶: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A:“他不没收我的内衣写真了,不问我今天和谁见面了,不买避育套了。”
B:“更自由放荡了,更不在意我感受了,和别人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了。”

鸡婶: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A:“向日葵。”
鸡婶:“唉?为什么?”
【韩信看着刘邦笑了笑】
B:“君上对我的评价,很有意义。”
鸡婶:“阿,那你认为刘邦相配的花呢?”
B:“鸢尾花?”
鸡婶:“为什么阿?”
B:“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合适。”
【……】

鸡婶: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A:“有……”
B:“多少有一些。”

鸡婶:您的自卑感来自?
A:“自己的完美度,和自己的缺点……太多太多。”
B:“阿季他……太耀眼了。”

鸡婶: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A:“有人知道,有人不知道。”
B:“算是保密。”

鸡婶: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A:“会。”
B:“嗯,一定。”

【——中场休息——】

最后一夜[糖]

ooc重
文笔差
以上
食用愉快

夜晚

潮湿的牢房里,一个紫发长袍的男子站在铁门前。

好看的眸子里透出一丝冷淡和一丝温和,嘴角带着一丝牵强的笑。

“将军……”

“明日就是你上刑的日子了……”

刘邦打开牢门走到那被鞭绳抽打的血人面前,轻抚上那被绑在木头上的人的脸颊。

轻声道:“疼吗?”

韩信冷哼了一下,笑道:“疼,疼得我睡不着觉。”

刘邦愣了一下,把抚在那人脸上的手放了下来。冷笑道:“疼,你为什么还想着要背叛我?”

韩信顿了顿,大声笑了起来。刘邦看着韩信的模样皱了皱眉,反身拿起角落的皮鞭,狠狠的抽在了韩信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背叛了自己他还能笑得出来?他就这么……这么讨厌自己?

刘邦想着,低着头狠抽了四五下,皮鞭如雨水一样击打在韩信胸口,胸口本就有着伤口的地方又被撕扯开。

撕裂的痛感侵袭着韩信的大脑很身体,可韩信咬着牙没有吱声,表面看起来,就像是一点都不疼似的。

等刘邦发泄完后,随便的把手中的皮鞭丢到地上,抬头看向韩信。

韩信也正轻笑着看着自己,嘴角流出一丝红色的血液,刘邦看着韩信的模样,眼眶里瞬间湿润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叫出来?不是疼吗?”

韩信一愣,嘲讽般的笑了笑。

“疼是疼,那君上呢?疼吗?”

刘邦愣住了,皱了皱眉,又弯下身去捡起皮鞭,狠抽在韩信身上。

刘邦虽然力气远没有那些专门审讯的人大,但在身体已经被打的无一完好的韩信身上还是会让伤口裂的更大,血流的更多。

可韩信依旧是没有叫出来。

突然,刘邦把鞭子一松,蹲到地上,两只手抱住头,崩溃的哭了出来。

“疼阿!疼!我都他妈快疼死了!”

韩信低下头,看着他。

“韩信,你一直跟我说你没有叛变,我他妈真的好想相信你……可事实不让,别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私下策划着什么。就连吕雉和萧何都看出来了,韩信……你有野心,你早晚会……”

萧何吕雉……呵,果然。

韩信偏过头自嘲的笑了笑,眼睛不自觉的发涩。

他私下策划的征集西域兵马,并不是为了谋反,而是帮西域的一个朋友解决内乱而已。

却被萧何吕雉说成想要谋反,他现在就算解释的再好,也会被吕雉那个女人给说成谋反。

而刘邦,他手里早已没有最开始的权利。就是跟他说了,也只是给他添麻烦,还不能救自己。

倒不如什么也不说来的好。

韩信想着,嘴里却吐出了他不想说却又想问的话。

“果然阿季比起我,更愿意相信别人?”

刘邦没有说话,在韩信眼里,他或许就是默认了他对自己的猜疑和不信任。

韩信转头不再看刘邦。

“皇上,审讯早已结束,明日我就要上刑了,您早些回去吧。”

刘邦呆呆的看了看韩信想要伸手去抱他,却又缩了回来,低下头咬住下唇,眼泪不停顺着脸颊往下滑。

韩信又忍不住的转头看了一眼刘邦,叹了口气。

“您没必要再在这种地方和您不信任的老鼠挤一块,早些回去休息吧。”

阿,这算是被下逐客令了吗……

刘邦想着,他想现在就去解除对韩信上刑的命令。

但是他想到吕雉和萧何的话,想到朝廷内的上书,想到百姓的传言。

想到那个从韩信房里搜出来的西域兵权。

就算他想放过韩信,可他也无法违背天下的意志,或许,他是个没用的皇帝。

没用到,就连保护自己爱人的权利都没有。

刘邦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慢慢的走了出去。

“……”

“君上。”

刘邦轻轻转头看了一眼韩信。

“怎么……”

“天凉了,之后重言不在……君上自己……要记住多穿些衣服,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

刘邦的鼻子又酸了起来,他真的好想哭,他好想现在就开开门放走韩信,他好想和他一块走,他好想……想让他活下去。

但是他不能。

刘邦吸了口气,抬起头冲着韩信笑了笑。

“嗯。”

韩信看着刘邦的表情,眼泪瞬间就从眼睛里溜出来,顺着脸颊流下。

韩信突然变的好怕死,他怕死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怕他这23年里最最珍惜的人被别人霸占……他真的好怕。

韩信意识到眼泪滑落,立马低下头不让刘邦看见自己的模样。

刘邦见韩信低下头,以为他彻底不想看见自己了,低头苦笑了一下,走出牢房。

牢门被关上,韩信又抬起头,门外早已经没了刘邦的踪影。

韩信低下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而出了牢房的刘邦也在牢房外面哭了起来。

『韩信你为什么哭?

因为不想离开他?

还是因为他的不信任?

还是……全部都有?』

「刘邦你为什么哭?

因为舍不得他?

还是因为自己的无能?

还是……全部都有?」

不知道阿……但是真的好难受好难受阿

第二日,刘邦那个立功无数的大将军韩信。

上了断头台。

刘邦他并没有去看,而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桃园里喝着酒。

那个地方,是他与那位将军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那是三月,桃花正旺

在那里,他说要做他的将军助他为王。

他笑着说好。

他们那个时候天天粘在一块。

而现在。

刀起,刀落。

韩信的头颅和刘邦的紫玉酒杯,同时落地。

菜场传来的声音,韩信死了。

刘邦把杯子一摔,抱起酒坛直接喝了起来,一边喝着酒,一边流着眼泪。

一阵风吹过,桃树上的桃花花瓣落了好多下来。

“重言阿重言,这桃花落了还会再开。”

“你不在了,我还能……再找到你吗?”

刘邦一个人呆呆的看着天空,幻想着。

那云层下面,是不是藏着一个红发少年呢?

或许,还藏着一个紫发少年,他们天天在缠在一起。

他们。

一直在一起。

贼甜对不对!溜了溜了